热线

400-123-4567

那些不为人知的监狱往事:白天农场改造 夜晚开

时间:2019-05-15 07:27

开工一段时间后,一名犯人向武警战士报告要大便,得到同意后跑到草丛边缘脱裤子蹲下,趁武警战士不注意和草丛的遮蔽随即逃跑。

“当年我没有警服,穿的是地方的普通便宜布料衫。”吕应清说,干部与犯人的区别是,干部戴手表、留头发;犯人理光头、没手表。生活条件很差,住的瓦房只有3、4平米,只能放张床,没有卫生间。1976年后我才有警服。

金羊网讯 记者薛江华 通讯员刘洪群报道:广东茂名监狱,地处粤西化州石滩河畔,前身是石滩劳改场。47年过去了,如今的石滩河水依旧流淌,但劳改大队的故事却正日渐消逝。日前,记者走进茂名监狱,从退休的老干警口中听取一些片段往事,用文字留住这所监所的一些过往。

和大多数监狱的干警家庭一样,吕应清家里也是上阵父子兵,他的三个孩子都先后当了监狱警察,但只有大儿子吕龙桂坚守到了最后。“父亲为人正直,两袖清风。”今年56岁的吕龙桂说,现在狱警的待遇比父辈那个年代好多了,警力也比以前充足,日子比父亲那辈好太多了。

1976年至1979年间,吕应清任分队长,不管日晒雨淋,每天早上7点到晚上11点,都带领犯人下地干农活,种植花生、水稻、甘蔗等。收成先保障监狱的伙食供应,多出的花生则榨油,大米放粮仓和酿酒,甘蔗榨糖。

奇葩犯人:白天在农场 夜晚去作案 

1966年退伍后到湛江地区公安局保卫组从事技术侦查工作。1969年抽调湛江地区革委会办大案要案。

1963年12月,吕应清参军,在陆军55军属下的特务连当通信兵,1963至1965连续三年被评为“五好战士”,任正班长。

警察和犯人的区别是“发型”

听说有人来采访,吕应清比平时起得更早,忙完地里的农活后赶紧回家换衣服等候。

“他是海陆丰地区的,从小在海边长大,水性好。”吕应清说,武警班长值班站岗时间长本身就劳累,身上还背了4颗手榴弹、30发子弹和一把五六式冲锋枪,全副武装负重游泳,游到河中央最深点,脚一抽筋就沉下去了。

当年缺乏警力,基本是一名干部和一名持枪武警战士带犯人户外劳动,划定方块形劳动区域,方块的四个角插上红旗,干部和武警战士呈对角线站位警戒,如有犯人靠近警戒线则发出警告;如突破警戒线则会鸣枪。

1978年秋的一天,吕应清和往常一样,与一名武警战士带130多名犯人到户外铲草,他在靠近厂部的卫生院这头警戒,武警战士在靠近营房的那头警戒。

原来该犯人白天在农场劳作,晚上外出伙同他人盗窃,竟用货车将一个商铺的所有布匹、商品全部盗走。案件破获后,被盗物品全部追回,该犯人也被法院判处重刑。

1972年11月,湛江地区革委会恢复石滩劳改场,更名为广东省第十九劳动改造管教队。1974年吕应清调广东省第十九劳动改造管教队工作,当事务长。

今年76岁的吕应清是广东高州人,身材瘦削笔挺,目光炯炯有神,记忆清晰。随着采访的深入,他的话匣子逐渐被打开,之后不断翻箱倒柜,把珍藏的奖章、证书、老式警服、警号、自行车执照等宝贝都拿了出来。

警戒警力少户外易逃跑

“不怕条件艰苦,不怕工作劳累,最担心的是工作危险。”吕应清说,在他带领犯人外出务农的日子里,发生过两起犯人越狱逃跑案件。

吕应清说,当年劳改场养了不少的猪、牛、鱼和三鸟,早晚都要有人看护。有少数刑期将满的犯人被安排在户外住宿。那名脸色难看的犯人是高州人,还有2个月就刑满。后因犯案被破获,与他一起在外住宿的犯人才反映,晚上发现他的床是空的,早晨才见到有人。

1988年冬季,吕应清发现所管教的一名外宿犯人白天脸色难看,即向上级提出要将犯人收回监狱管理。

追逃过程中多增加了一项救援任务。一时间找不到武警班长的身影,吕应清和武警战士只好过河后继续追捕逃犯,一直追到8公里外的同庆镇时,逃犯已被镇里的民兵抓获。武警班长的失踪令追逃的武警战士悲愤万分,用冲锋枪顶着逃犯的脑袋说要毙了他。吕应清立马制止,说政策不允许,随后押逃犯回监狱。年青的武警班长因追逃罪犯而牺牲,逃犯被法院判刑加刑10年。

武警战士负重追逃犯牺牲石滩河

追至石滩河边,武警班长发现逃犯已经跳进了河里,立即鸣枪并喝令逃犯回来,逃犯却继续往对岸游,武警班长立马跳进了河里追。

武警战士发现犯人逃跑,即刻发出警报。吕应清和武警战士立马朝犯人逃跑的方向追去。在武警营房门口值班的一名班长听到警报冲了出去,跑在了追逃的最前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