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线

400-123-4567

把脉相声艺术:喜剧大餐 如何“笑”纳?(2)

时间:2019-08-05 10:34

  论坛上,金岩开门见山地用“红烧肉”来做引子。他说全国各地都有红烧肉,老北京的红烧肉,湘菜里的红烧肉,粤菜里的红烧肉,即便国外也有其风味独特的红烧肉。那么,本帮海派的红烧肉同样也有。

  再者,上海是国际化大都市,本土观众对西洋歌剧、话剧、童话剧等都有很浓厚的兴趣。有了这些观众基础,金岩和他的团队在童话相声剧里引入国际视野, 比如《辛德瑞拉的眼泪》灰姑娘题材、《巴黎圣母怨》等等,都取得了很不错的票房收入。

  就这样,金岩靠着相声剧在上海站稳了脚跟。但新的问题又来了,小剧场演剧成本太高,经济负担大,这会影响到海派相声艺术保质保量的长远发展,该如何应对?金岩认为三个人一台戏,得走产品多元化的路子了。

  “都是红烧肉,怎么做出来的风味截然不同呢?原因就是海派本帮的红烧肉所用的调料比例是和其他地方不一样。”金岩说,这样的比喻大家更好理解,即他在海派相声创作表演过程中所用的比例,跟天津、北京的相声不一样,因为有区别,所以做出来的相声也有差异。

  很快, 金岩与他的团队研发了一种让上海年轻观众及土著居民都特别喜欢的形式——相声情景剧。

  国人喜欢看喜剧 又容易被悲剧感动

  分析

  观众的点越来越高了怎么办?

  在他看来,当下的年轻观众是从小看着童话剧长大的,而传统的相声、评书、京剧、评剧、河北梆子等曲艺剧种对他们的共鸣不是特别大。

  紧接着,在2013年他又推出了反腐题材相声剧《梦回大清》;2018年推出《牡丹亭不停》。这些均取得了不错的效果。今年,金岩和他的团队创作的沉浸式相声剧《曾经是茶馆》马上就要上演。

  “中国的很多喜剧是架空的,是以极致搞、以现实世界中不存在的一种梗或者一种桥段构成的喜剧,这就带来一个问题,我们的95后观众都是在互联网环境下长大的,他们对世界的认知程度已经比60后、70后更为深刻和广博,这时候,普通的喜剧打动他们会非常难。”

  对于金岩以及他所在的“品欢”团队在海派相声的上述创新举措,上海曲艺家协会主席王汝刚成为了见证人。

  “那是在2011年,我们推出了相声情景剧《春天里》,这里面的故事发生地便是上海。我们虚构了一个名为‘春天里’的小学。”金岩说道,在这所学校毕业的几个同学于二十年后聚会,共同怀旧那段校园时光,各种相声段子穿插其中,这部剧在上海迅速走红,播映了将近60场,票房做到了一千万。这结果让他起初想都不敢想。

  王汝刚表示,这些年随着新上海人的不断涌入,尤其原籍是北方的上班族,他们更希望通过相声来听乡音寄托乡愁,还有大众传媒信息化时代的到来,上海本土的居民普通话也说得越来越好,所以语言障碍已不是什么大问题。在他看来,“相声不过长江”早已成为历史,而他所擅长的很有江南风味的滑稽戏这些年在津京等北方城市也日益流行起来,滑稽戏也可以过江北上。

  日前,在上海电影节“洞察·动力”电影口碑动力研讨沙龙上,阿里大文娱电影业务负责人、淘票票总裁李捷说出了这样的话。参与这个沙龙的嘉宾认为,未来喜剧片的创作压力会越来越大,观众的笑点会越来越高。

  “接下来,我们还有多媒体相声剧《浒国游梦》,这个将四大名著各摘一个字串在一起的多媒体相声剧形式,特别符合当下年轻观众的审美。”金岩称,这当中有大量的内容借鉴了戏剧、话剧表演形式和上海本地的滑稽戏表演形式。